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偶遇初中英語老師



蕭靜是在下的初中英語老師,那時她剛大學畢業來我們班實習,

正好才教我們半個學期的英語老師要讀研究生去了,然後她就一直教我們到初中畢業



蕭靜老師是個標準的瓜子臉,眼睛笑起來咪成一條縫的,很可愛。當時她教我們發音時,

總是自詡發音標準,要我們注意學她嘴形,於是大家都很認真看她嘴形,

然後應該有不少狼崽子們都悄悄的戀上了那兩條性感的薄唇吧。



在下從不和老師有私交,但算是蕭靜老師比較喜歡的學生之一吧,成績不是很拔尖,

但偶爾也會考出幾個好成績,後來勉強考上了縣重點高中。



聽說在第二年她就跟別的學校一個老師結了婚,具體不詳。



之前我們總是在猜測她和我們學校這個男老師偷偷在談戀愛,或者跟那個男老師有一腿的……呵呵。



之後就很少聽到她的消息了,應該近幾年的時候調去其它地方了吧,漸漸她的形貌在我腦海裡也已經模糊。



去年在下回家過年,坐火車到市裡後轉汽車。那天下著雨,

在汽車上看到坐在過道另一邊一位短髮MM很是面善,粉色的羽絨服顯得腦袋小巧玲瓏的,

只是戴著一副大鏡框眼鏡加深了我對「90後都是腦殘」的印象,

我是特別不喜歡這種「潮」啊「非主流」啊的東西的,可是她那美麗又感覺有些熟悉的外型,

讓我又忍不住盯著多看了幾眼,很熟悉但卻怎麼也想不起來。這種特別留意很容易被發覺吧。



而且我並不猥瑣的躲避她疑惑的眼神,四目兩度交匯之後,她突然張大雙眼和嘴巴,

一副終於想起什麼似的:「那個那個–」當她衝我張開嘴並蹦出兩個字的那一刻我終於確認,

這個我以為是某個「90後腦殘兒童」竟是我多年不見的初中英語老師–蕭靜–我深深記得她的聲音。



我在反應過來的第一時間也變成和她一樣的表情:「老師?」



「啊,真的是你?你叫什麼名字來著?」



她的臉馬上從韓劇裡不管男女都自以為是所謂演技的標誌性驚訝表情轉成歡喜,然後又馬上變為思索狀。



「荊–」我正要告訴她我的名字。



「別說,我肯定想起來的,荊,荊……荊興!」她趕緊打斷我,一臉認真。

一番思索之後,終於喊出了我的名字。



「是!哇,老師竟然能認出我,而且還能準確的喊出我的名字!」



說實在話我真的很高興,竟然能碰到某個時間段的夢中情人,最開心的是竟然十多年了,

她還能喊出我的名字。



「不容易啊,難道我當時真的那麼突出,或者夠調皮,或者她媽的,

不會她教的每個學生的名字她都叫的出吧?那就變態了!」



我當時心裡想著,趕緊伸出雙手緊緊握住她還沒有收回的手用力抖起來表示激動。



「當然了,你是我這麼多年來教的最好的學生「之一」了!



那時你們就那麼一點點,現在看–長大了……」雖然欣賞之情一閃即逝,但我還是自認為捕捉到了些什麼。



我們一路聊著,我瞭解到了原來我那屆畢業,她又從初一到初三帶了一屆,之後就升去教高中了,

就是我讀的那所學校,那時我已經高中畢業,所以沒見到過她。這些年她一直在那學校教書,

這天正好和另一位女教師一起去市裡逛逛買點東西,那位有點事情耽擱了。



我們聊的很高興,她知道我已經讀完大學,感歎了一番時光飛逝,但馬上又扯到別處,

我們聊當時教學時想得起來稍微有點意思的事情、聊我的變化、聊工作和生活、最後差點聊到她的感情……

可惡的是車到終點站了。



下車時雨蠻大,她沒帶雨具,我撐開傘和她一起合作把兩人的行李弄到出站廳。



「你還多遠?」她問我。



「到前面坐三輪車,一個半小時左右就到家了!」我們那兒下鄉有三輪摩托車,帶篷的。



「這麼晚了還有車嗎?要不今晚去我家住一晚,明天趕早?–方便的,就我自己!」



其實當時不算晚,下午5點多,就是這時大冬天,又下點雨,天暗。



這時我的鏡片上老是一陣陣雨霧,才知道她鏡框上是沒鏡片的。剛想衝口而出說不了,

但聽到說就她自己,猶豫了起來:「不–了吧!」老實說,我已經有點想入非非了。



「哎呀,走吧!就這附近!看這多巧,多難得!」不由我繼續堅持,她逕自往外面走,我只好打著傘跟著。



「就過年了,怎麼會就你自己呢? 「師母」和小孩呢?多尷尬。」



我一手拉著行李,一手撐著傘走到她旁邊。



「噗!哈哈哈哈……」她突然笑的直不起身來。



「怎麼啦?」我不知所措的呆立著。



「你說師母?」好長時間她終於緩了過來。



「你是我老師,你老公就是我師母啊,難道師公啊,岔輩的!」



其實我也覺得這個稱呼挺彆扭。



「老師,你怎麼還像個丫頭片子樣的?你該有40歲了吧?」



見她這麼親和,我終於鼓起勇氣表達了對她「腦殘」裝扮的不滿。



「40?呵呵,你怎麼不說100呢?猜猜我到底多少歲?」她邊走邊又朝我眨眨眼睛。



「38?」我猜了個接近40的。只見她簇了簇眉側頭看我一眼,又微笑著搖搖頭。



「thirty- seven?thirty- nine?」我又算了算,她大學畢業總有20多吧,

然後我中學六年,大學4年,又出來兩年,總覺得她離40不遠,而且我也有故意逗她的意思。



「34好不好,你們心目中我那麼老?」這時她看著前方,沒有側過臉來,但從旁邊可以窺見得意之色。



「34和40也沒差多少哈,你怎麼還是這麼個鬼樣子的呢?師母是怎麼養的你!」



「什麼叫鬼樣子,多好看!」她竟然甩甩頭髮側過臉來,扶一下眼鏡框弄了一個嫵媚自信的微笑。



「嘿嘿……你好像還沒說師母–」我露出天真的笑容,由衷的表示認同。



但同時也是真的想確定是不是真的就她自己,別到時候,一窩小孩子跑來叫叔叔或大哥哥,

卻沒有禮物多不好意思。



「沒有師母,沒有小孩!」她很平靜的說。



「單身?大齡黃金剩女?」我還是不清楚狀況,用誇張的語調,想緩和一下尷尬。



「什麼剩女,我是離婚!小孩這幾天在他那裡!呵呵」她依然很平靜,但是在下還是能隱隱感覺到一絲淒涼。



「對不起啊,老師!」我原以為可能她老公帶小孩去哪裡了,碰巧不在家而已,沒想到是這樣子。



「這有什麼,我甩的他啊!而且五六年了。」



「啥,五六年還沒重新找過一個?」我又用誇張的語氣說,表現得一驚一乍的,

覺得看起來幼稚稚的,跟她一起比較像師生一點。「那我們豈不是孤男寡–」



「怎麼,怕我吃了你啊?在我心裡你們永遠都只是小蘿蔔頭!」



「不是不是,我是怕你這麼個片子,我忍不住要犯罪的啊!」



我一邊說一邊尋思:「我就想當蘿蔔頭了,你一個人寂寞的時候,還不是蘿蔔黃瓜什麼的齊上!」



「看不出來,你小子對女生很有一套的嘛!」她又突然停下腳步,側著頭咪著眼睛壞壞的打量起我來。



結果我還真一點也沒感覺到不自在,只覺得那一臉的嫵媚真是讓我心裡癢癢。



或者我們本來就是久別的老朋友吧,除開師生關係不說,

大家性格一樣比較開朗(至少我表面上是這樣),很談的來。



果然她住很近,是個套房三室兩廳,不是我想像中的單身公寓。



「看來老師這些年沒少撈補習費啊,一,個,人,住這麼大房子!」我四下打量了一番,調侃起她來。



「你坐會兒,待會兒下去吃飯!」小教師脫了羽絨服,露出一身的曲線,靠不要太完美哦,

真要流鼻血了,真是增加本少爺幻想空間!



「呃,要不我打下手,在家裡弄吧,大過年的就不要到外面破費了!」



我不知道在家裡張羅飯吃麻煩還是去外面吃飯花錢,她更在意哪個。



我是怕她附近比較熟,跟我一起吃飯別被什麼老師學生碰到了,影響她後面的生活。



咱雖然小她十來歲,但看起來還是比較成熟的,被誤會跟她是情侶完全不會意外。

而且我就是想這晚上不出意外的發生點什麼,別又到外面逛蕩一圈回來,增加些什麼變數。



「OK的呀,只要你不嫌我手藝差。因為我平時也是在學校食堂或者外面吃的,

逢年過節又回家去啃老,所以我說又巧又難得,今天早上我正好買了菜!」



「呵呵,那就是了。」我給家裡打了電話說晚了沒車,明天才能回去。



在幫廚的過程中,我發現這小教師果然不是一般的悶騷,冰箱裡藏了不只一打罐裝的啤酒。



只聽她不停的大讚我「真能幹」「厲害」,尤其被本少爺的刀功驚得目瞪口呆。



「牛皮不是吹呀,本少爺比爾等人民小教師的廚藝還是要厲害幾十倍的!」



此話一出,就變成完全是我一個人在勞動的局面了,不過在下正好想在你大美人面前表現表現……



「你小子很不錯的呀!」雖然不豐盛,當人民教師坐在一桌香噴噴的飯菜前,

不由的她不對在下再次刮目相看。



「那是!犒賞犒賞,親一下吧?」我站在她旁邊伸過臉去,又帶點試探性的調侃她。



如果在剛進門的時候我還當她是我的老師,對她還懷有些許敬畏之情的話,

那剛才她在廚房裡的笨手笨腳、手足無措使我完全忘記了這點。我已經完全把她當成一個小女生看待了,

沒有任何顧忌。



「哎,真不知曾有多少無辜少女葬送你手啊!」美麗教師對我完全不理踩,逕自拿起筷子吃起來。



「呵呵,真是千古奇冤哪,我可還是處–」話沒說完,我發現她又沒在聽我說話,只得沒趣的打住。



「嗯–不錯!我去拿飲料!」



不知是不經意還是故意,她已經四五次恰到好處的打斷了我的神經短路句(簡稱「神句」)了。



「來,啤酒!乾杯!」她拿了六罐啤酒出來,自己開了一罐。



「這麼多酒,不知這騷貨有多少個夜晚是靠借酒澆愁度過來的!」我一邊舉起啤酒一邊尋思……



「老師,我……」這頓飯我吃了很多菜,有點誇張的說,基本上是我一個人把五個盤子吃乾淨了,

或許我在等著她自己喝醉吧!我沒喝多少酒,她雖然吃的不多,但總是自己灌酒,已經空了八個罐子了。



「什麼?」我的老師眼神已經很迷離了,滿臉的紅暈,好嫵媚,很動人。



「我感覺,你,是信任我的!」我其實算不上是花叢老手,面對一個喝醉了的美人,還很躊躇。



「那你,值得信任嗎?」她一手托著香腮,一手用兩個手指捏著一個空啤酒罐子悠悠地晃著。



我想了想,不知道該怎麼說,搖搖頭。



「我不是好人。」她長長的閉了一下眼睛,然後又睜開。閉上眼睛的時候深吸了口氣,睜開的時候呼出來。



「老師,你喝醉了,我扶你去休息吧!」其實我很想知道她要說什麼。



但是我怕她說的故事與我猜測的方面沒有關係又同樣沈重。



「我沒醉!我,我信任你!」她站起來,有點晃悠。



「可是你……卻嫌我老,你嫌我……老,卻又來了,不知道你怎麼想。」她帶點幽怨的眼神看著我。



「不,你看起來一點也不老,像個妖精一樣!」我趕緊為剛才犯的錯誤彌補,生怕煮熟的鴿子飛了。



「真會說話!哼,這樣,我才願意犒賞你嘛!」她慢慢走到我的後面,整個人趴了下來。



我感覺得到她的大咪咪軟軟的壓在我的背上,雙手環抱著我,溫熱的左臉貼在我的右臉上輕輕的摩娑起來。



「想要嗎?小處男!」她微微張開性感的小嘴,伸出香舌舔進我的耳洞裡,在我耳邊吹著香氣說。



「想!想的要命!」我渾身燥熱,知道我不用多說什麼,對於這樣一個久曠的身體,我知道該要怎麼做。



我扭轉身體,把她抱過來,讓她橫躺在我懷裡–說實話感覺蠻重的。



她迫不及待的扳住我的腦袋,把嘴唇貼了上來,與我互相瘋狂的吻舔著。我一隻手努力插進她的腿間,

隔著不知道幾層褲子去感受她胯間的溫柔,稍微用力的揉捏起來,直到我的手指感覺到粘粘的,

雞巴也再不想被這樣壓迫著充了血卻怎麼也直不起身。



我把懷裡的一團柔軟抱進主臥房,放在床上,一邊脫衣服一邊吸吮著她的香涎。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酒勁這才完全上來,只見她懶懶地在床上扭動著,半天才將外褲退到大腿邊。



然後我幫她把她下身脫光,老實說簡直是跟一灘泥做愛,真受罪!光是扳開、固定她兩條腿就累的不行。



她下身的皮膚真白真光滑,陰毛很漂亮,簡單的一叢,又長又順。小陰唇稍微外露,

左邊的蝴蝶翅膀比右邊的稍長,淡淡的紫色。我不確定是她喝醉了才跟我搞在一起,還是真的有心勾引我,

所以我趁她醉著,狠狠的做了兩次,都射在裡面–或許我也是信任她的吧。然後我也睡著了。



不知道淩晨幾點鐘,感覺到她爬了起來。



一陣細瑣的聲音入耳,我問她:「怎麼啦?」她好像已經清醒了,懶懶的說:「穿著上衣睡不舒服。」



這時我懸著的心,才放下來。只覺一隻光滑的綿羊重新窩到懷裡,果然更加柔軟更加溫熱。



「把你吵醒啦!」她背對著我,但是緊緊貼在我的胸膛。



「應該是自然醒,今天上床太早了。」我說著,一隻手又伸到她的腿間肉縫裡撫摸起來。



「我要去尿尿!」她輕聲地說,身體一動不動。



「哦!」我答應著,把手退了回來。



「同學,老師說要尿尿!」一會兒後,她還在我懷裡搖了搖身子,撒著嬌說。



「怎麼呢,要把呀?」見她說又半天不動,我又上前抱緊她,不解地問。



「嗯哪!」……



(完)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